李振峰:如画佛坪_兴汉网 

李振峰:如画佛坪

来源: 兴汉网/2022-06-09/汉中新闻/

(李振峰/文)说起佛坪县,我自感缘分较深。2002年“6.9”洪灾和2003年“3.28”火灾,我都是先遣队首批赶到,在上级安排下开展工作。这两起天灾人祸,对我的心灵冲击、阅历积累影响很大。佛坪,也是我夫妇九年扶贫助学之地。20年过去,佛坪山河面貌如何?饱受创伤的百姓可好?前日,我夫妇自驾看了佛坪。

亮丽之路

走西汉高速开车一小时到了佛坪县大河坝镇。2006年9月,在此施工的数百职工与当地民众发生了激烈的群体纠纷,我奉命连夜赶到大河坝,与县上数名领导会合,凌晨两点召集各方负责人开会研究处置、维稳、施工等,几天工作后,事件依法平稳处理,高速公路施工加快进行,大河坝镇街道建设等形成了初步意见。当时,镇上鲜有楼房,多为低矮土墙瓦房,因施工载重汽车过往,狭窄的土街上大坑小包满是泥泞,居民出行甚是艰难。现在,高速出口近在咫尺,硬化的镇街宽阔平整,各式楼房高低错落,已看不到平房了。

 

大河坝街景

我停车处前后200米内,竟有6家宾馆,街边停有20多辆小汽车。相比以往,不可同日而语了。从大河坝西行到108国道有33公里。是日,碧空如洗,惠风和畅,山岭连绵,满目苍翠。道路平坦干净,路边绿树成行、荫遮公路,红树红花、交映生辉,车行美景之中,不禁有青山作伴好还乡之快意。忽然,看到了山谷之中灰白色的高达140米的三河口蓄水大坝,与青山绿水浑然一体,我们数次停车观赏拍照。

 

作者背后远处是三河口蓄水大坝

上天眷顾汉中,降雨量、用水量十分丰沛,成就了数千年的鱼米之乡,全陕北的用水量赶不上一个汉中。于是,陕西的“南水北调”工程“引汉济渭”应时而生,筑大坝蓄水,高峡出平湖,在秦岭打通98公里的隧洞,汉中之水引到关中,补充几个市两千万民众的给水,对陕西发展和人民生活是件大好事。但是,汉中尤其佛坪付出了巨大代价,仅原本田地丰腴的十亩地村(原是乡)整体搬迁就多达两千多人。虽然国家安置移民政策很好,但毕竟故土难离、生计难觅,我心中对搬迁群众深深地肃然起敬!

 

 

左:十亩地移民安置区 右:谭家河村移民安置区

 

 

左:三河口水库远眺 右:三河口大坝

公路穿过库区移民集中安置地谭家河村,只见大片楼房有序排列,俨然城市的大社区,看到卫生院、超市、民宿、餐馆、小学、幼儿园、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等等,我深切感受到了农村的巨大进步!20年前,我数次在这条路走过,感觉一是吃饭难,二是如厕难,现在食宿很容易,十来公里内路边几个公共卫生间,我看了两个都是外观醒目、内外干净,都是星级旅游景区标准。这两点,我原来没有想到。

 

三教殿的牌楼

西岔河镇三教殿村到了。椒溪河两岸田地肥沃,绿水青山相依,村民居住集中,是县城的门户和难得的富庶川道。我望着横跨公路的高大壮观的三教殿牌楼,不由忆起20年前的6月9日,我们在洋县金水镇桥头北望,只见两山之间佛坪下来的金水河洪水汹涌,音讯全无的佛坪怎么样?正想之间,金水派出所同志说,上午周边群众说一大树上有个哑巴在大声叫喊,警民奋力救下此人,竟是俄罗斯著名画家,半夜被水把他和帐篷冲走,幸被大树挂住。按侯有成常务副市长指示,我安排警车将这位俄国独行侠送往市政府外事办。

 

2002年“6.9”作者奔赴佛坪

随后,我作为先遣队长,与15名8个单位的同志爬山越岭奔向佛坪……当我们从南边山梁走下来,首先看到的就是三教殿惨状:佛坪新修的最为宽平笔直的水泥公路全被掀翻,陕南化工厂、中石油加油站和沿椒溪河两边的田地都成了乱石河滩。两岔河派出所同志告诉我:初步统计,此处死亡30多人,绝户3家,数百人无家可归。我们面对满目疮痍,大为震惊。我让派出所同志会同村干部对无名尸体记录拍照,掩埋后插上木板标记。

次日,我在这里看到了醒目标语:挺起不屈的脊梁,重建美好家园!

 

温家宝总理佛坪视察灾情

6月21日,温家宝副总理在三教殿召开了座谈会,看望慰问灾民,专门与失去12位亲人的李发科老人亲切交谈。

20年过去了,今天的三教殿已是天翻地覆,公路宽直,河堤坚固,绿树红花,田畴如画,楼房林立。

 

 

今日三教殿

 

与三教殿村李村长交谈(左为县公安局张主任)

在佛坪县公安局办公室张卫军主任协助下,我和三教殿村李小明副村长交谈。全村1026人,村内还有一个小区住了村外人员约700人。李村长说国家政策很好,连年给予投入,光移民搬迁经费至少给过4次钱,2017年全村脱贫,但国家扶助未停。6个组均通了硬化公路,2001年人均收入890元,2021年人均收入达到13000元,村民都住上砖混房,早没有了土墙瓦房,村民衣食无忧、安居乐业。3年没有刑事案件,多年来没有发生到县以上上访的事。

涅槃之城

20年前“6.9”洪水时佛坪县城的冲毁情景对我来说,可谓刻骨铭心!县城西南头的招待所等单位院内烂泥成堆,门口堆满冲来的石块、树木、人们难以进入。县城的唯一大桥护栏和大部分水泥桥面被洪水揭掉,桥拱裸露、桥墩裂缝赫然。洪水虽已大部消退,但仍是黄浪翻滚、其声如雷。县城西侧临河的楼房大多被毁,县检察院等单位荡然无存,水退之后都是乱石滩。沿河残存楼房大多摇摇欲坠,成了不敢靠近的危房。

2018年的《佛坪县志》这样表述当时全县灾情:6月8日18时至9日6时,县城以北平均降雨量为362毫米。无沟不起水,无溪不成河,金水河、椒溪河、蒲河抬升数米,涛声如雷,惊天动地。椒溪河洪峰流量1900立方米/秒,超500年一遇;蒲河2400立方米/秒、金水河2850立方米/秒,均超1000年一遇。全县34920人受灾,因灾死亡132人、失踪105人,17个家庭绝户,10名儿童成为孤儿。倒房10564间、房屋进水6000余间、危房4195间。农作物受灾42000亩、绝收18919亩、毁田23751亩。冲毁铁索桥170座,公路保有率仅20%。县城自来水厂冲毁,农村人畜饮水工程44处、17所学校、23个乡镇机关、23户工商企业、35个行政事业单位严重受损。全县直接经济损失5.2亿元,50年构建的国民经济体系几近崩溃,全县人民和经济发展陷入困境。

有人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看甚于此话。看着一万多人生存无着,大量群众一贫如洗,连起码的生存条件都不具备,我们多次潸然泪下。县城的水、电、通信、公路全都中断,县城街道堆积污土如同丘陵,最高达3米以上。县上把清理街道的任务下派各单位和居委会,牵头单位是县公安局。当时县城人口有8千,粮库有米面万余斤,几百万斤原粮因没有电无法加工。6月10日,贾治邦代省长、张斌副省长乘军用直升机到佛坪,晚上在县政府开会30分钟,因为收集到的汽油只够小电机发电30分钟。

市长田杰、市委副书记王明祥、纪委书记何振基和市委书记胡悦等先后步行到了佛坪,夜以继日紧张工作。全城只有一口水井,河水混浊不能用,我们每人每天只发一脸盆水……

佛坪惨遭灭顶之灾,但一大批干部群众英勇应对、精神境界很高,令我十分敬佩!岳坝乡党委书记朱显发为挽救学生英勇献身,县卫生局退休老党员张炳乾洪水中先疏散他人,之后拉孙女、老伴撤离时被洪水冲倒,老伴被武警救出,他和孙女被冲走。石墩河乡薅林湾村卫生所医生胡荣立,沿街挨家挨户叫人逃生,回家救妻子时,连人带3层楼被洪水卷走。大河坝乡村民张成顺、张平娃兄弟,逐户打门救出20多户村民,还在水中救了几人,自家房子和全部财产被水冲走。县计生局局长李加富沙坝村老家四代10人同时遇难,他强忍悲痛投入抗洪救灾工作……

6月20日,我带了一台手扶拖拉机,在秦岭上把新华社记者陶明同志接到了佛坪,他说给陈家坝派出所民警浦成(24岁)拍了照,涨水之时,浦和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正端、副所长杨建林在齐胸深水中救出47人,浦成筋疲力尽被冲走200多米,经几十名群众奋力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县公安局靳吉虎在文教局附近洪水中救出10多人。民警周俊先救出3人,又逆水而上冒死救出10人。我为有这样英勇的同事而欣慰!

今日的佛坪令我高兴和鼓舞!高楼林立、街道宽平,河堤高大坚固,公园、绿地、广场、雕塑串珠式布局,岸柳垂丝,树花交映。城市设施齐全,20年前残破的惨状彻底改变。

 

 

 

 

左上:佛坪县城南口 右上:佛坪县城老街

左下:佛坪的高铁站 右下:佛坪县城远景

县城不光是新鲜亮丽。夜饭后我夫妇在久负盛名的老街信步徜徉,老街的形成比设县的历史还早(佛坪出土的石斧等证明至少5000年前就有先民生息于兹)。石板街宽3米,长约500多米,大红灯笼成串贯穿,全是古色古香的楼房,我看最高楼房有六层半。在老街上碰到一位老熟人,听他说此老街翻建于2015年,大约一两年建好。当时的李芳县委书记、冯永清县长多次过问和安排,保证了资金投入,老街顺利建成,这件事很多佛坪人都说办得好。看着老街上坐在门口闲谈的妇女,认真下棋的对手和围观的人们,在街上追逐玩耍的儿童,我想起汉中知名词作家潘晓春女士《老街》的歌词:老街是一副珍贵的画,是一首难忘的诗,是一个永远的家,走进天涯也走不出那份牵挂。

华灯初上,佛坪县城河两岸灯火辉煌,桥头广场、城北广场、滨河路休闲区、黄家湾广场等,群众文体活动人数众多,广场舞蹈音乐此起彼伏、一派升平景象。

我专门了解了一些数字。由于国家连年的资金投入和佛坪人民的持续奋斗,佛坪县社会经济和群众收入不断提高。2002年农民人均年收入680元,2021年农民人均年收入11594元,20年增长了17倍。20年来固定资产投资可谓天地悬隔,2002年全县为7412万元,2022年3月22日《汉中日报》报道今年佛坪县共确定城镇建设项目50个,总投资17.45亿元,年度投资7.46亿元。

20年来,佛坪县的各级党政领导一届接着一届干,付出了艰辛的努力。20年前千疮百孔的佛坪,现在是:中国山茱萸之乡、中国百佳深呼吸小城、中国天然氧吧、国家卫生县城、国家园林县城、省级旅游示范县、省级平安县、省级森林城市、省级健康促进县……

喜见长角坝

长角坝镇在县城以北直至秦岭和周至县交界,总面积315平方公里,是仅次于岳坝的面积大镇,是“6.9”洪灾的重灾区,也是我数度掉泪的一个镇。

 

沙坝村,“6.9”洪灾中有20多名村民和20多名修公路的民工被冲走,原本风景如画的青山绿水,变得惨不忍睹。当年,6月11日上午,贾治邦省长在这里和灾民座谈,因痛心个别干部作风不实,愤而起身独行。6月21日温家宝总理在这里慰问灾民、面对孤儿洒下热泪。

 

温家宝总理看望孤儿

 

温家宝题名的沙坝小学

大南沟组,河沟两边分布着田地山林,住着近30户200多人。洪灾中大部分农户和田地冲毁,所幸没有人员伤亡。6月18日,我随田杰市长、朱静芝副市长走了10余里山路到这条沟的北头,一排长五间的土墙瓦房大部垮塌,一位约80岁的老婆婆目光呆滞的坐在门前树桩上,任凭干部怎样询问,老婆婆始终未说一句话,眼睛充满绝望和悲伤。田市长再三叮嘱乡村干部对老婆婆做好安抚和帮助,我们无奈地离开。

龙草坪,秦岭上一处重要集镇,多年前林业局伐木,此地热闹非凡,原为乡现为村,在20年前抗洪救灾中是重要的物资中转站和仓库。外地支援的和汉中市在西安采购的物资都在这里集散,我多次到此查看。当时,这里的工作做得很好。县公安局一位20多岁民警担任守护,自己饿晕了也没有吃一口堆积如山的食品。20年过去,我记忆犹新。

2000年初冬,市老干局组织了几位离退休干部到长角坝镇看扶贫情况。在这里,我知道了2017年全县脱贫摘帽,是全省首批四个脱贫县之一,也是汉中市率先脱贫摘帽的县。不仅顺利通过了省和国家的考核验收,而且群众对脱贫攻坚的满意率名列全省第一。佛坪县的脱贫工作取得如此殊荣,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衷心感佩县上各级干部为人民群众付出的艰辛努力。

在沙坝村我参观了山茱萸加工厂,这个2020年建成的厂子有着重要意义。佛坪的秦岭四宝和中药材都是上天的恩眷。佛坪的中药材资源十分丰富,有一千多种中药材其中常用有250多种,其经济利益占农民总收入的30%以上。尤其是山茱萸(枣皮)量大质优,年产量占全国总量1/6以上。40年前,国家医药局、农业部、林业部、商业部、卫生部联合发文,把佛坪定为全国山茱萸栽培基地县。2001年国家林业局授予佛坪县“中国山茱萸之乡”美称。在党委政府的大力推广扶持下,佛坪县农户几乎家家都种山茱萸,全县种植面积10多万亩,年产千余吨。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个体经营、各自为战,销路不畅、效益不高,有的时候大批山茱萸烂为垃圾,十分可惜。多年来,县上各级积极进取,去核晒(烘)干出售、酿酒(名曰回春酒、红山珍)、蜜饯,等等。为了把资源变为效益,县上党政主要领导一直心心念念拓宽渠道,辛苦备至、探索不已,让农户得到了实惠。2020年,县上主要领导主抓力推,建成了自动化程度高、生产量大质优的山茱萸加工厂,又与北京同仁堂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当时的县委组织部长张博学同志介绍,山茱萸销路基本没有问题,主要是提升栽种管理、加工生产、保证质量、增加产品类别等。长角坝镇党委书记李志钧告诉我们,2020年11月11日,佛坪县委书记李芳等领导象送女儿出嫁一样,把首批发往韩国的10吨山茱萸成品送出了加工厂。这个事在佛坪影响很大,是第一单出口挣得外汇的产品,对全县农户鼓舞很大。

教场坝村矗立着若干排大棚,尽管海拔千米,但棚中各类蔬菜长势喜人、翠绿丰盈。

田坝村合作社林麝养殖场坐落在海拔1300米椒溪河西岸,我们消毒鞋底后入内观看,真是开了眼界。女支书李宗琴介绍,林麝又名香樟,雄麝产生麝香,有软黄金之称,每克价格400元许。林麝是国家珍稀动物,圈养技术难度很高。在县镇大力支持下,办理了审批手续,村民学习培训合格。目前已成功圈养20多只,呈现出良好势头。

 

 

左:林麝场概览 右:在林麝场看到的林麝

在长角坝镇26岁的王佳杨副镇长的相陪下,我还看了位于秦岭深处但交通方便的民宿,李清峰支书带我看了设施齐全、装修适宜、干净卫生的房间和周边环境。山谷幽静、避暑康养,何其之美啊!现在已有55间房、一次能接待85人。旁边是永明冷水鱼养殖场,主养鳟鱼和鲟鱼,池水清澈,鱼儿欢游,何其乐哉!

 

 

秦岭民宿

佛坪东邻翻越秦岭的子午古道,西邻奔走过避险皇帝唐德宗和数不清的文人官吏的傥骆古道。佛坪不仅有悠久历史和古道要塞,而且,还是红色老区。红25军(含红74师)曾于1935年3月至1936年8月,4次攻占了佛坪县城,留下了革命火种和红色故事。长角坝镇是省上批准的“革命老根据地”,沙窝村保留着程子华(时任红25军军长)、徐海东(时任红25军副军长)住所旧址,现在建为红色传统教育基地。王佳杨介绍,这里还是全国第3批红色美丽村庄和全省100处红色旅游地之一。从汉中全市来看,这也是十分难得的红色传统教育的红军遗址。

 

沙窝村的红军遗址

这里,陈列着一份弥足珍贵的毛主席手书佛坪的复制件。我询问得知,原佛坪县委书记李芳同志(现市政协副主席)2017年带队到甘肃两当革命纪念馆参观时,看到陈列了1946年8月10日毛主席写给习仲勋同志的亲笔信。毛主席信中写到:“十七军八十四师开陕南佛坪堵击我王震部。八十四师内是否有同志及同情者,情况如何,请查明见告为盼!”李芳书记一行见到后非常惊喜,即与纪念馆商洽,请求该馆提供了一份复制件。

 

毛主席写给习仲勋同志信中写到佛坪

佳杨副镇长还陪我去大南沟组,见到了83岁的付梅红老人。20年前的大雨之夜,他冒险敲开十多家农户的门,100多人毫发未伤,是该组的有功之臣。付老精神健旺,记忆清晰。他说当了14年的生产队长,2002年63岁已没有再当了。那天晚上大雨倾盆,河水暴涨,新的生产队长徐德安外出不在,他说操心操惯了,在家里坐不住,就开上农用车顺沟敲开了12户的门,催促人员迅速上山。所以,好多人家房屋财产受损,但人员安全没事。他还说,人只能做好事不做坏事,当时没有想到个人安全。我问他现状,付老笑着说,现在国家政策很好,老两口都有补助,衣食无忧,家里养蜂80多箱,正常一年能收入三、四万元。

 

和大南沟组83岁的付红梅老人交谈

长角坝镇教场坝村的佛坪县中心敬老院,我看了也是暖流涌动。环境优美,如同公园,设施完备,功能齐全。供养185名老人,每周更换食谱,四季衣服鞋袜按时发放,配有医务人员和管理干部。另几个镇建的供养点还生活着100多名老人,农村无生活能力老人的政府集中供养率,佛坪县在全市名列首位,长角坝的敬老院被省民政厅评为三星级敬老院。

 

和沙坝村李村长交谈

在沙坝村委会我和李晓峰副支书交谈,他初中文化,精干稳健,亲身经历过“6.9”那场惨烈苦难。他说,现在全村124户395人,2017年全村脱贫,2/3以上新修了砖房,大半是楼房。他对上级党政领导对沙坝村的重视和帮扶十分感激,他说各级扶贫不光有经费物资,还注重精神层面,如智志双扶、内生动力,不光输血,还重在造血。市委老干局驻村帮扶工作扎实,注重实效。镇上抓得很紧,镇纪委书记周兴炳任包村工作组长,还有3名干部是组员,每周要在村里工作5天。县上领导每年多次到村上检查指导。村民也是衷心感谢。沙坝一组李茂亭当时洪灾中救了20多名修路工人,省委书记李建国看望时听说他要重修新房,高兴地说房修好了我来看你。第二年李茂亭新房修好打了电话,李书记真的赶过来祝贺,李茂亭家里高兴了20年。

 

李晓峰说20年前太穷,人均年收入600元,2021年人均达13277元。村上建了中药材大棚17个,种植白芨、重楼,棚外还种了12亩苍术。家家都种有山茱萸,多的200亩,少的有三、四亩。

 

生机勃勃的大棚

 

长角坝镇大棚的黄瓜

20年前“6.9”洪灾时的长角坝镇满目疮痍、百姓凄苦,如今的长角坝镇欣欣向荣、充满活力。2002年全镇生产总值400万元, 2021年生产总值4452万元,农民人均收入13178元。20年来,这个镇坚持用好“红色、绿色、金色”资源,努力打造“康养小镇、生态大镇、产业强镇、和谐名镇”,狠抓项目建设、生态环保、全域旅游、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基层党建等,实现了经济社会发展大转变大提升。

 

沙窝村的冷水鱼

龙草坪、沙窝沙坝的民宿共有床位200张,冷水鱼产业园区两处,村组道路硬化100%,安全饮水达100%,森林覆盖达93%,农村改厕达90%,5个污水处理站建成投用,等等。他们赢得了许多荣光:国家卫生镇、省级旅游特色古镇、省级生态示范镇、市级乡村振兴示范镇、市级文明镇,市委表彰的2019年脱贫攻坚先进集体,2021年县委表彰的“干事创业好班子”……

古韵岳坝

岳坝镇位于佛坪县西北部,距县城65公里,总面积388.8平方公里,熊猫生态保护区就在域内。

从108国道南至洋县秧田,再溯金水河北上24公里就是岳坝。途中是栗子坝村,因盛产板栗得名。1996年6月18日我到栗子坝派出所看望选优大学生杨润华。当时,道路崎岖不平,栗子坝乡没有街道、没有通电,除乡政府、学校、卫生院之外,其它单位与民房无异。派出所三间土房,土地面凹凸不平,老朱和小杨两人,我问老朱怎么照顾小杨,他说让小杨每月回县局送书面报告可以吃一次肉。他们留我们吃中午饭,后来我得知一人到山里买腊肉,一人到河里抓鱼,想劝阻但见不到人。

下午3点多在小学一教室拼几张课桌吃中午饭,我非常感动。那天是周末,乡上书记从县城赶回,学校、卫生院、信用社等负责人集中吃饭,简朴而隆重!

 

今天的栗子坝村

这次,看到栗子坝虽变为岳坝镇的村,但镇街俨然、楼房林立,店铺鳞次、广告亮丽。派出所是一座小二楼,配有6名民警为岳坝镇派出所,今昔对比,天壤之别!

我开车往岳坝,十来公里顺河公路平坦,青山绿水、岭谷空灵,民居粉黛、炊烟袅袅,令人心旷神怡。岳坝因盛产药材而得名(不知何时药改为岳),虽是熊猫的家园,但因其高贵、矜持加之领地辽阔,我也没有谋面的奢望。岳坝的那种清雅、静谧的气息,如画的环境,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状况,让我夫妇如进殿堂,轻言少语,唯恐破坏这唯美的静态而被人嫌弃。岳坝镇的建筑群分布在东西两山之下,房屋错落,色调和谐,生态原始,茂林修竹,小桥流水,田畴淡烟,云蒸霞蔚,赏心悦目。市文联麾下的市摄影家协会、美术家协会4月下旬来此,在这里挂牌作为采风写生基地,我佩服他们慧眼不凡,真会选地方。

 

作者在岳坝镇口

时已过午,路边看到好几处有餐饮招牌的门店,老伴进屋接洽,但均迅即退出,原因都是无人。当日,到岳坝造访的客人好象只有我两人,显得很是寂静,我们尽情地信步观赏。岳坝街上有旅游服务中心,河两边都有民宿,但我们只想抓紧游览。

站在金水河边,我想起了20年前“6.9”洪灾中,为抢救学生而牺牲的乡党委书记朱显发烈士,其英雄行为令人钦佩,出灵时几百群众下跪哭送,干群感情如山似海,多好的干部、多好的百姓,感天动地的情景当年就发生于此,令我心潮澎湃!

岳坝的优良生态无须多说,我很感兴趣的还有老宅古韵和神秘的遗闻轶事。岳坝的何氏老屋早已闻名遐迩,存在的4处老宅和清晰可识的墓碑文字,让我们走进了秦岭深处精美绝伦的徽派民居和扑朔迷离的陈年往事。

 

作者在岳坝何氏宅院

根据岳坝的陕西省何氏民居文物保护专栏记载,何氏民居共有4个院落,分为“厅院”“夫院”“书院”“桂院”,建于清嘉庆十七年(1812),是佛坪现存完整且唯一的古徽派建筑,依我拙眼所见,也是汉中市域内由徽人工匠修建的最为讲究的文物级徽派民居建筑,在陕西省也是极为少见的民建瑰宝。

由于偏僻、闭塞和人烟稀少,故能保存下来,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未受毁损,实在难能可贵。2007年公布为县级重点文物单位,2008年省政府公布为第五批省级文物单位。

 

何氏民居大门

“厅院”建在岳坝镇政府的背后山坡上,坐东北面西南,为单体三进组合式院落,面阔五间,底部是两层石条为基,宅院纵深33.40米,横23.80米,占地约800平方米。由于是典型的徽派风格且多种材料、技术、色彩和砖雕石雕木雕有机组合,现在看来,也是一处精美的豪华民宅。二百年来,此民宅挺立于秦岭深处的岳坝,默默地诉说岁月沧桑和不为人知的传奇,当地老百姓把它称为“花房子”。

我把车停在“花房子”前边,只见正面由巨型石条、砖雕、飞檐组成精美漂亮的大门,两边耸立耳墙,飞檐翘壁全部由砖雕砌成墙脊,檐下有彩绘花草图案,五彩斑斓,叹为观止。大门洞由整块巨石雕刻而成,还有石门槛、石门墩,门额正中镶嵌着有“耕读传家”四个大字的石匾,刻署“嘉庆壬申年春王正月□□立。”两侧嵌有八幅民间传统故事的砖雕,工艺精湛,栩栩如生。大门两侧墙体及三重主房顶部均为大砖砌成和粉色的马头墙,墙边绘有吉祥花草纹,目光所及,十分壮观。

 

何氏宅院

我看大门双门环用绳索捆绑,跟前始终无人,只好动手解开,岂料,手指刚一接触绳索立即垮掉,原来早已朽透。进门内看清这是三进两层木楼,第二进、第三进各有一个石砌天井,院内房屋皆是木板墙壁,雕刻有五福图民间故事等,房屋结构紧凑,设计合理,窗户不大且高,显然为防御安全考虑。屋后还有古水井一处。

我看着那些规整沉重的大石条,四水归堂的天井,错落有致的马头墙,精美绝伦的砖雕,名贵质优的木构件,生动鲜活的木雕,耸列屋脊的螭吻神兽,心中想象这家主人何时从何而来?巨大的经费财力又从何而来?又有多少深山往事和惊天秘密呢?

有文字介绍,通过岳坝村何先道墓碑文字的研究,认为该何就是民居的一位主人,墓碑系清同治十三年(1874)立,碑文记载何氏先祖于乾隆三十年(1765)由安徽省陆安州霍山县迁入岳坝定居,嘉庆年间修建了宅院和“夫院”(家中勤杂人员居住),后人丁发展,又修建了“书院”“桂院”。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这处民宅分给了六户贫下中农居住,直至风侵雨蚀和2008年地震的影响,该民宅多处受损,住户陆续从宅院搬出另建了新房。在县委县政府重视下,前几年专拨钱款对老宅进行了全面维修,成为今天这样完整壮观的模样。关心和修缮老宅的领导和热心人士,功莫大焉,值得尊重!

 

何氏民居

有人说,何氏先祖来此见山清水秀,遂建房修地,逐步扩大规模,招徕山民,积累钱财,遂修宅院4处。我不信此说,以农为业,且囿于深山,不可能有此财力。有人说得更加有鼻子有眼,其先祖何老爷子带来了3个儿子何显道、何显得、何显铭、千里迢迢、乞讨来到岳坝,寄人篱下、帮工为生。没过多久,何家突然暴富,生活阔绰,陆续修4处大宅,岳坝当时500亩田地也归了何家所有。山民惊异不解,何老爷子给山民坦陈:梦中一仙人指点,次日他即在一梨树下挖出了三缸银子,然后大兴土木又从徽州老家请来能工巧匠,先后修建了4处大宅。从此何家富甲一方,一度人丁兴旺,还有人捐钱买了个五品闲官。我认为这个银子来源纯属杜撰,唯一的可能就是二百多年前,何家先祖不知何故携带巨资艰难跋涉找到人迹罕至却是世外桃源的岳坝,生息繁衍,并成为开发岳坝的先驱。当时,徽商已名扬天下,许多人挣取财富于大江南北,尔后回家乡修房造屋、光宗耀祖。作为徽人,艰苦跋涉,背井离乡,隐居于深山,避世于岳坝,实不可能。但是,修书院则是上等好事,儿童向学上进,当然德善可嘉。另外,可能还是佛坪境内最早的书院了。我查阅2016年西安出版社出版的光绪九年(1883)《佛坪厅志》,志中岳坝还是“药坝”,严如熤《三省边防备览》中则称为“药扒”。《厅志》中记:义学两处,道光二十六年(1846)置;迎秀书院,咸丰三年(1851)建。《厅志》中未提及岳坝巨富何氏及岳坝书院。

古话说富不过三代真有道理,百年过去,何家逐步败落。有人说是近亲结婚,有人说后人抽大烟赌博,有人说平时饮用的水有问题,等等。总之,到了解放后,何家只剩了一个痴呆儿,这人一去世有200年历史的何家人就销声匿迹了。我问派出所同志,现在岳坝村只有3人姓何,均与何氏老宅没有关系。

虽然时间仓促,虽然很是不舍,佛坪之行还是结束了。我的总体印象:山河秀美,百姓安康,古道明珠,静美佛坪。

作者简介:李振峰,大学文化,汉中市公安局退休干部,汉台区作家协会顾问。

    扩展阅读

    

    法律顾问:陕西锐博律师事务所 刘哲律师

    陕ICP备17016330号 投稿邮箱:TG@xinghanwang.com

    Copyright © 2020 xinghanwang.com 兴汉网 版权所有